• 双汇母公司万洲国际进入世界500强
  • 双汇生鲜京东旗舰店
  • 双汇生鲜天猫旗舰店

在线调查 感谢您的参与

 

您经常食用双汇食品吗?

Loading ... Loading ...

母 亲

作者:南通汇羽丰 朱晓云 来源: 2017-06-13 11:06:58 (已经被浏览1,213 次)

五年前的春天,年届古稀的母亲从千里之外来通,帮我照顾孩子打理家务,初夏时陪她去超市买了一件中式衬衫,深浅有致的红花在黑底上绽放出别样的韵致来,母亲说太红了穿不出去,经我极力怂恿才穿上,人却仿佛一下子变了似的,一个颇有气质风度、银白发的老太太让我忍不住啧啧。

我在母亲蓬松的短发际别上了一只发卡,笑笑地看着母亲说:“妈,你其实蛮有些小资的。”母亲不解地回视我:“怎么可能呢?”

我懂得母亲的意思,母亲一生历经风雨,坎坎坷坷中挣扎着走到今天。但我常常觉得母亲更像一朵适于温室展现别样美丽的花,却被坎坷命运带到了恶劣的环境中,只不过她顽强适应了生活,也在适应中改变了自己。

母亲的小资情结应该源于她的出身,那种血脉承继、举手投足间显露的气韵。响誉乡里的外祖父身为秀才,写一手好字、画一手好画,母亲从小得以耳染目濡。母亲姐妹三个,排行老二。外祖父英年早逝,外祖母带着三个姑娘艰难度日。大姨妈虽不识字,但秀丽安静,言语行动自有大家闺秀的风范,是太姥姥的掌上明珠。三姨妈最小,是姥姥的宠女。只有母亲,应了三毛所言之夹心饼的中层,从小被外祖母、姥姥漠视,婚后又忙碌于婆婆孩子,风风火火地为生计奔波,无暇自顾。而藏匿于其下的神韵,终于在母亲晚年安心静养后,溢现出来。

仍记得老屋旧镜框里的黑白照片上,那个长辫低垂、明眸皓齿、嫣然浅笑的美丽姑娘,使我无法与苍老的母亲联想,唯有感叹岁月之冷酷,斑白的鬓发、蛰伏于眼角的皱纹是多么无情地提前吞噬了母亲的美丽。在那个物资匮乏的时代,母亲出则辛勤耕作于田间地头,入则忙碌于四个孩子的衣食。我常常感叹母亲田间劳动中不甘于人后的坚韧,针线缝纫中所倾注的心思和智慧。母亲勤俭持家,用灵巧与智慧点缀着清贫单调的生活,给了我们充实而鲜活的过往回忆,当同龄人的回忆充满苦涩,而我的回忆是一幅淡淡的水墨画,在黑与白的清淡中散发着缕缕墨香;是一首自然风吹动的歌,在单调的鸣唱中蕴藏着永不言败的生命。

最初父亲在镇上工作,母亲一人在家带着四个孩子,干农活操持家务,一样也不落人后。那时是大集体,按每家劳力出勤挣得的工分来分粮食,因为家里只有母亲一个劳力,母亲总是像男人一样出工、上地,努力挣工分,即便如此,每年还要拿父亲的工资买工分,才能勉强凑和着分上按人口该分得的粮食。母亲的智慧在管理家务上得以充分体现,她把每年的粮食分配到每月,再分配到一周或几天,并搭配着其他野菜、槐花、红薯叶等,这样节俭着安排下来,母亲像变戏法一样,在青黄不接的时节,也一样能拿出来吃食让我们不致于挨饿,而且母亲还力所能及地借粮给邻居,尽力接济讨饭上门的人。母亲还帮助过一个邻县迷路的哑巴老太太,将其从破磨房接到家里住了一个多月,并四处托人问询,最终其家人将其接回家中,由此两家关系往来一直持续到现在。

母亲勤劳善良,繁重劳碌生活依然难掩对美好的向往。每每想起母亲,潜入脑海的总是一幅幅美丽温馨的往日画面:那时母亲还年轻,偶有农闲,母亲最大的乐趣是听收音机里播放的戏曲,母亲坐在正屋门口,边做针线活边听收音机里的戏曲,听到动情处会忍不住跟着哼唱几句;庭院里春夏秋三季成长着母亲的杰作:鸡冠花、指甲花、烧汤花、牵牛花……那些从春到夏连续不断盛开在院子里的花、摇曳在微风中的叶,让单调清贫的农家生活增添了色彩、期盼和欢乐。

母亲心灵手巧,家务活计她看看就知道怎么做,她自己能剪会做,起先是手工缝制,后来父亲为母亲买了缝纫机后,母亲很快学会了用机器。母亲的针线活细致而有特色,无论活计多忙,母亲总是花了心思设计在制作中,合身收腰的衣服,纯色布鞋上母亲也会绣上可爱的花朵,她不允许我们穿着肮脏破烂的衣服上学,清洗去污,缝能补破,无论衣服如何破旧,母亲也会用心将补丁缝得如盛开在衣服上的花朵一样,她把心思用在哪里,哪里就盛开着希望与美丽。粗糙的生活或许磨砺了母亲的美好年华,但母亲展现的是花的美丽草的生命,不管经历了如何繁重忙碌的春秋,一到冬天,在农活宣告暂停后,母亲终于可以在忙碌中稍得以休整,尽管肩负四个孩子的事务,粗茶淡饭几不能裹腹,但她瘦削的身体在冬日里渐渐丰润,脸色渐渐白晳、温润美丽。冬季如母亲生命中的春天,令她在几不能支的疲惫中,完成了自我修复,重新焕发出青翠的力量。

母亲把美丽交付了岁月,然后让似水年华一点点输送给我们。无论少小还是老大,我们都是母亲心中牵挂的孩子,而母亲的幸福就是看着我们幸福生活!前年秋天我因病住院,本来不想让母亲知道的,可能是心灵感应吧,母亲惴惴不安数日,终于知晓,她打电话给我,千里之外的母亲泣不成声,未几日,母亲在姐姐陪伴下来通看我,还带了亲自在缝纫机上做的一个围裙、两副袖头、三双鞋垫,很精致也很合适,那年母亲已76岁高龄,仍勤耕不辍,让我感慨不已。

重温过去,我发现尽管贫困年代的记忆浮现出苍白,但那一幅幅温馨的居家画面,满溢着亲情温情,让我在年少清贫生存状态下,依然心怀信赖与满足,完全没有贫困带来的自卑或贪婪,精神的饱满也弥补了贫穷带来的缺陷,让我们在温暖中快乐成长,坦然做人。当我们长成离开母亲的怀抱后,那些写实的回忆画面毅然是一种无法表述的秘密武器,它们总是在孤寂与受伤时以放映方式一幕幕涌现,成为异乡困顿中支撑我走过一个个坎坷的温馨力量。

母亲不可复制,她是我坚强生活的榜样,而我永远都无法成为她那样:母亲毫不妥协,我有时感觉无法承受地软弱;母亲勤俭辛劳,我会想着犒赏自己,享受一下生活;母亲不停耕耘在人生路上,忍受痛苦疲累,而我走不动时,更想歇歇累极的脚;母亲能够承受委屈,我却是要发泄一下压抑的不满;母亲给出的总是最好的,我却想把最好的留给自己一些……

母亲年愈古稀却仍未停止劳作,虽则我们一再劝说,但母亲却执拗于对乡下田地的执着感情。我常常想起母亲,想起母亲在生活夹缝中曲折走过的一生,想起母亲深夜睡梦中因积劳而致的疼痛呻吟,想起母亲车祸手术时躺在病床上坚强的眼神,也想起她把最美好一切给了家庭和孩子的无怨无悔……

我没有理由不淡漠迎面而来的逆风,坚强生活。


河南省漯河市双汇实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|| 河南双汇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
地址:河南省漯河市双汇路一号双汇大厦   Copyright@Shuanghui.net Inc.All Rights Reserved   豫ICP备08100397号   站点地图
 

豫公网安备 41110402000450号